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恐怖广播第一百二十章这是我的过去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恐怖广播 第一百二十章 这是我的过去!

或许,一直到现在,苏白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真的是有些小觑天下英雄了。

他一直以为,富贵那种存在是一个特例,活着洒脱,死得任性,潇潇洒洒不拘一格,算是独一份儿的。

因为富贵看开了,看淡了,所以也就能做到随心所欲的圣人境界,也因此,绝大部分的人,甚至包括梁老板那批大佬,也都没在富贵身上感受到太大的压力。

因为大家都没把富贵当作自己一样的竞争对手,也没人真的去把富贵当作目标。

陈茹其实也是一样,只不过她运气不好,在自己最心高气傲也是最纠结的时候,面对二十年前就陨落的富贵,也因此,她受到了最直观的冲击,导致内心出现了魔障,但并非是陈茹主动想要去跟富贵一较高下。

陈茹的目标一直是荔枝,而不是富贵。

其实,当你眼前的目标已经让你去仰望时,你根本升腾不出去攀比和征服的意思,而且那个人还无欲无求,同时早就死去了,根本与你没有任何的利害冲突。

而且,最近苏余杭和刘梦雨的表现也颇有一种“越来越接地气”的感觉,没了往日的神秘和高高在上,甚至开始有点“卑躬屈膝”,同时,广播开始一改风格,开始照顾起自己手中仅存的这些蛊虫。

陈茹实力强,但苏白不认为自己证道后会比她弱多少,乔琳娜许云飞,只不过是先一步证道而已,说句不好听的,苏白不光是认为自己,哪怕是和尚佛爷胖子他们证道后,估计也能将乔琳娜那二人比下去。

天下英雄,不过如此,这种感觉,其实在不少听众心中滋生着,尤其是那些没证道却觉得证道已经变得在全所干部、职工的共同努力下没什么难度的听众。

而眼下,徐福的出现,不,确切的说,是徐福克隆体的出现,让苏白清醒地意识到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和老富贵洒脱淡然的性格不同,徐福的执念一直很重,且这一缕执念一直持续了两千多年。

他对大秦忠诚,对祖龙忠诚,为此不惜蛰伏两千年以完成大秦复仇和再兴的希望,他和富贵几乎是两个极端,但是他的实力,他的境界,真的不愧是能够在两千年后有资格继续坐回棋盘上的这个人。

在徐福的一声声呵斥之下,

苏白的灵魂,

苏白的肉身,

包括苏白的功法,

都开始了停滞以及混乱。

这不是人家把你问得心里羞愧,

而是因为他的话语如刀,可以真的切割进你的身体,刺穿你的心境,甚至摧毁你的未来!

此种力量,玄而又玄,苏白甚至无法揣摩这个徐福,到底到了怎样的一种境界。

然而,这一切还没有结束,因为从一开始苏白就感受到了,徐福这是铁了心地想要摧毁自己!

或许,苏白也能去自豪一下,正是因为自己的优秀,所以才使得徐福对自己如此的看重,但这对于眼下的局面,却毫无益处。

苏白跟和尚胖子他们也曾讨论过,昔日苏余杭是如何代天问责将老富贵坑杀的,那样一个惊才艳艳的人物,竟然以这般结局落幕,哪怕老富贵不想对老友出手,但能杀死他,杀死连赵公子都忌惮的角色,苏余杭,到底又隐藏了多少?

那个总是笑呵呵喜欢装文艺范儿最近又忽然故意摆低了姿态的中年人,在其伪装的背后,到底是一副怎样的面孔?

一时间,百转千回,苏白闭上了眼,这不是认命,

认命,可不是苏白的风格。

灵魂的摇曳,宛若风中残烛,

肉身的腐朽,似乎随时都会崩溃,

功法的停滞,不断消散出去的尸气,

这一次,徐福算是已经赢了一大半,哪怕他就此收手,也能让苏白难受许久,甚至可能影响到苏白本来的证道计划。

因为伤害,已经发生了,而苏白想要去恢复这些伤害,必然得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徐福的话语,如同惊雷一般在苏白心底不停地回响着,闭上眼的苏白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家老式医院的病房中。

他看见一个孕妇躺在床上,已经昏迷了过去,病床下还有几名护工,也同样是昏迷着。

他看见苏余杭和刘梦雨的身影就站在病房的门口,两个人像是旁观者一样,这种姿态,和现如今的苏白简直一模一样。

他们的儿子即将诞生,但他们毫无喜悦之色,也没有初为人母初为人妇的那种本能冲动,生命,是他们造就出来的,而他们的目标,却不仅仅是种族的繁衍,他们认为这是连最低等生物都具备的能力,他们的目标很简单,他们想要创造的,

是一个世界。

刘梦雨走到孕妇身边,站在病床一侧,而在其对面,则是站着苏白。

徐福的声音宛若魔咒一样不停地在苏白耳边回旋着,苏白不知道这一幕到底有何意义,但他清楚,虽然才相见一会儿,但徐福对自己的了解似乎已经极为细腻了。

刘梦雨指尖划过,孕妇肚子被剖开,宛若最为精准的手术刀,而后,一个血淋淋的小婴儿被刘梦雨取出来,她看向了站在门口的苏余杭,

“你的儿子。”

这话的语气,像是在说,喏,你的袜子在这里。

苏余杭走了过来,将孩子抱在手里,表情冷淡,但嘴角却露出了一抹笑容。

“呵,真的是我的孩子。”

画面,在此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苏白脑海中徐福的声音却开始越来越频繁,就像是天雷滚滚一样,不停地轰炸着苏白的灵魂。

苏白感知到自己的灵魂正在被撕扯和扭曲着,但是他却没办法脱离此时的画面为推动中国与国际创意设计事业的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且苏白不知道的是,一旁的和尚已经是鲜血淋漓,也就是Facebook上市后的第三个交易日像是身体一部分已经被剥离开,属于青龙寺的钟声,在此时似乎在越行越远,其实他们本来就很远,千年之前的大唐就已经荡然无存,但这一次,似乎是真正的离别。

而高处,梁老板依旧站在那里看着,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但他的神情却在慢慢地变得严肃,他抬起头,看向了四周,因为他很奇怪一件事,那就是自己无动于衷也就算了,因为这是自己的自由,但为什么广播也依旧会无动于衷?

依照广播最近几乎无耻干预的行为,梁老板真的很不理解,这一次,它为什么会选择沉默?

答案,

其实正在揭晓,

只是梁老板并不能看得见而已。

画面之中,

苏余杭微微摇头,带着些许责备的意思道,“拿真气去动手术,也未免太不负了。”

“难道你想打麻醉?”刘梦雨反问道。

苏余杭笑了笑,伸手在巴掌大的孩子身上轻轻地拍了拍,“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婴儿,你很难以想象在此时他的生命到底有多脆弱。

我相信你能将自己的真气控制得丝毫不差,但你这种方式会对孩子造成影响,他现在身上还残留着些许你的真气影子,就像是细菌一样,有些细菌是人体也需要的,全部肃清,人也会出问题。”

“让你随时随地与好兄弟战个痛快!2013五一放假安排有什么影响么?”

“会影响他的健康。”

苏余杭叹了口气,拿着孩子走出了病房,来到了卫生间,

“虽然他是我们的试验品,但毕竟是我们的孩子。”

苏余杭打开了水龙头,放任着冰凉的水冲刷着孩子的身体,

“只能希望这种刺激可以提前唤醒他的抵抗力,和你在他身上残留的真气中和掉。”

“你真把他当作你孩子了?”刘梦雨站在卫生间门口,似乎对苏余杭的表现有些意外。

“我不知道。”苏余杭摇了摇头。

但在此时,站在一边的苏白却没有丝毫的感动,也没有任何的大彻大悟,更没有泪流满面,

恰恰相反的是,

他开始不停地颤抖起来,仿佛是在压抑着自己体内某种无法控制的愤怒,

苏白的眼眸开始泛起一阵红色,

这一抹红色之中蕴藏着太多太多的疯狂以及歇斯底里,

他的双手下意识地握紧。

在其面前的徐福微微一愣,似乎对苏白这种表现有些意外。

上方的梁老板也是微微皱眉。

“哐当………………”

一声巨响传出,

苏白所在的画面开始扭曲起来,

苏余杭整个人开始了扭曲,

刘梦雨的身体也开始了扭曲,

整个医院也开始了扭曲,

包括还在水龙头下被冷水冲洗的婴儿,

苏白抬起头,

画面从扭曲开始转为破碎。

“你的抵触,为什么会如此强烈,这对于你来说,也是不堪回首同时也是不想回首的过去。”

徐福的声音带着一抹怅然,苏白的抵触,超出了他的想象,他本以为苏白会顺水推舟的接受,这是每个人潜意识都会去做的事情,将自己内心最可怕的梦魇点缀成温馨的一幕,哪怕是自欺欺人,也是乐此不疲。

“哪怕再黑暗,再痛苦,这也是我属于我的过去…………”苏白的眼睛里开始有鲜血滴落出来,“我好不容易找回来的过去,你居然敢扭曲和篡改它?”

廊坊治疗白癜风去哪里
福州子宫内膜炎
湖州包皮包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