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黑的面孔热的心散文搭配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6-02
黑的面孔热的心∣散文

前不久,我回到故乡庄浪!

又一次看到了庄浪人黄里透黑,而黑里又透着红亮,那黑黝黝的面孔。

这些脸,不曾面对太多歌舞升平的闪光灯,他们面对的多是天上的烈日冷月;他们也不曾面对过太多千万听众礼节性的掌声,他们面对的多是大地上的凄风苦雨;他们更不曾面对过低迷萎靡的灯红与酒绿。经年的辛苦劳作使他们皮肤粗燥暗淡,体态和容貌过早地留下岁月的痕迹;男人大多壮实,女人多数丰满肥硕,且说起话来嗓音高昂,若用美丽可爱来形容他们,也许会有人嗤之以鼻。然而,正是看似黑黝黝的面孔,却把世间人情世故诠释得淋漓尽致,他们用平凡的行动阐释着真善美的内涵。

十月,二舅在合作猝然去世,家人一时慌了手脚。大表哥立永作为一家之主,张罗后事。当舅舅运回老家时,邻居们闻讯赶来,他们一面劝慰说节哀,一面帮忙安顿二舅的遗体,年长的商量如何料理后事。知情的人陆续到来,院子里顿时人头攒动。执事被请来了,他是村里专门义务主持婚丧嫁娶事务的。经他有条不紊的安排和指点,帮忙的人们便各尽所能,各司其职。他们有的布置灵堂,有的搭理棺木,有的烧水做饭,有的买菜买米,大家竭尽全力,不分你我,就像一个和睦的大家庭。有乡亲们操心跑路,我们做主人和亲戚的煞是省心,只需安心招待客人和堂前守灵。

十月的庄浪,滴水成冰,但前来为二舅守灵的人却坐满灵堂,东方破晓时才带着倦意悄然离去,而另一拨人又陆续前来筹备当天的活计。

目睹他们一张张实诚,厚道的黑脸孔,我感动的哑然无语。除了满心感激,我一时找不到合适恰当的词语来表达对她们崇敬和赞美。我悄悄注视他们,发现他们没有雕琢和修饰的那张脸映衬下的双眸,竟是那样纯净清澈;平和的目光有如一缕清风,让人神清气爽。她们简单,真实,淳朴,就像秋天荒野盛开的雏菊那样清新素雅,却不失美丽的韵味。

乡里的男人力气盈满,掘墓穴,送葬,等气力活儿当他们莫属。面对沉重的灵柩,他们没人躲避,没人怕晦气,全身心投入其中去尽自己的一份力。乡村人就是这样,谁家有事,全村人会尽力相帮,不辞辛苦,不计报酬。不像城里人,干任何事情都得出钱雇人。

最令人感动的,是那帮媳妇们。从着衣打扮可见她们与时俱进,追求新时代的美,不过在她们身上,依旧洋溢着农村妇女特有的乡土气息。 她们干起活来泼辣干练。乡里人殡葬的宴席要请厨师在家操办,这帮女人便是厨房的好帮手。择菜、切菜、配菜、煮米饭、刷盘子洗碗,全都由女人们分担。半夜,寒风吹得人不禁打颤,可这帮女人还在露天临时搭的锅台上忙着帮厨。她们没有怨言,没人临阵脱逃,像干自家活那样,精心地做着每一个细节,把真诚全都倾注在每一道菜里。

这就是我的故乡人,他们做着约定成俗的平常事,但在我看来却极不平常。故乡淳朴的民风,像一股涌动的暖流,温暖我的心扉,激起我对故乡美好的情愫;让我重温乡情的美好和珍贵。

故乡的人是勤劳、善良在美国下届总统的角逐中、纯朴的。他们祖祖辈辈在古老的黄土高原,生生息息,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牵着老牛,扛着犁耙、荷锄,伺弄着几亩薄田,过着波澜不惊的生活,与世无争,恬淡简朴。使这座看起来极为普通的小村,充满了安定与祥和。

山水无意自缠绵,乡间有情永不变。我小时很喜欢邻舍亲戚们操办酒事,一办就是十几桌甚至几十桌,不管红白喜事我都喜欢去参加,因为那代表着热闹和大餐。亲朋好友都络绎不绝的来帮忙,纷纷忙着手头上的活,一张张熟悉的脸庞,一份份真挚的情谊都凝聚在了这一刻,这是农村里独有的纯真,也是亘久不变的风俗,更是感情的诠释和乡土中的象征。

而到了庙会,庄浪人的脸上却会变得庄严起来。

到了庙会上,庄浪人照例要去给神烧香,不为别的,就为了人生的小小祈求与隐隐希望,他们希望那小小的一烛光,能够照亮自己卑微的脸。

看得自己一脸的向往。

庄浪人的脸,是一张耐读的脸。

那么,就盯着庄浪人的脸,和他说话吧。听他沉郁地讲述人生,也听他忧虑地抒发感情,更听他简洁地表达自己的泥土哲学。

现如今,这一切的一切对现在的我而言,却是那么的陌生,那么的遥远。

我知道,人生在世很多情与事都不是自己能够随心所欲的,很多的应该到最后都变成了无奈,更何况我们存活在如今现实的社会中,又怎能不背叛自己对家的情感,对亲人的思念,以一与上月持平份努力工作的姿态,带上思念的灵魂前往生活的方向。

此时再回想,村边的老土墙,枯黄的墙皮,家乡的点滴,如随风飘逸的雪花,漫入眼帘,又散落开去。不见了斑驳的黄土路,隐匿了零落的砖瓦房,再次踏上这块熟悉的故土,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变了,变得那么陌生;却又仿佛有某种东西未曾改变,让人觉得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或许,在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着一份对家乡的思念之情,或事或物,或景或人。只是被社会中,生活里的种种因素掺杂得太过于繁乱,因而把这份对家乡的纯情,对亲人的思念都偷偷的藏在了内心深处,以牵强的笑容面对现实,只能用思念遥望远处那片多年不曾踏足的家乡,只能,用无奈的感叹这份对家乡的情谊。

乡愁绵绵无绝期,难忘故乡人!

田文华,男,庄浪万泉人,业余时间笔耕不辍,自娱自乐,有百余篇小说、散文等在《人民文学》《十月》等报刊发表,部分作品被收编入《读者》《神州魂》等书籍,先后发表新闻作品千余篇,出版书籍2部,多次获各类新闻、文学奖。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庄浪

庄浪县隶属于甘肃省平凉市,位于甘肃省中部,六盘山西麓,东邻华亭县,西依静宁县,北与宁夏隆德县、泾源县毗邻,南和张家川县、秦安县接壤。东西长56.37公里,南北宽46.60公里,总面积1553.14平方公还有一种可能是因为某些原因导致超时里(2013年),辖1街道5镇13乡。人口449570人(2013年)。有国家级森林公园云崖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云崖石窟及紫荆山、陈家洞、吴王坟山、关山天池朝那湫等许多自然和人文景观。庄浪县是全国梯田化模范县、全国水土保持工作先进集体、全国文化模范县、全国经济林建设示范县、全国生态建设示范县、全国科技进步先进县、全国中医药工作先进县。

窦性心动过缓是什么决定的
青海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桂林治疗白癜风医院
便秘治疗偏方大全
产后感染原因有
丽江治疗白癜风方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