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鹤舞月明第七八二章随便杀杀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6

鹤舞月明 第七八二章 随便杀杀

第七八二章随便杀杀

“……。不愧是两个dǐng尖战术大师之间的对决,马阔老谋深算,滴水不漏,赵谡细致周密,最长于后制人,两人即使是和最出色的黄金战将相比也不遑多让,飘风和公牛实力相差无几,今天胜负的关键,就看两位战术大师的临场指挥,让我们拭目以待。”

解説嘉宾显然是做了不少功课,滔滔不绝的介绍着两位战术大师马阔和赵谡以往的战绩、荣誉、风格、事迹,激情澎湃的呐喊着。

“战术大师!呵呵,游戏吗,不投入还有什么意思,也许他们自己都不信,但总要吊起观众的热情。”

凤如山游戏以来,田思怡偶尔也会喊个人来和他斗上几场,但大部分时间还是自己一个人与妖兽搏杀,磨练基本功,团队配合什在相关人员对其进行法制教育后么的从来没参加过,对荣耀中的战术,没有自己的切身体会,就不肯胡乱附合。

荣耀中战术大师和战部中黄金战将的水平高低,他也没资格説三道四。

至于流星联盟的是是非非,他更不肯轻易置评。

“伍前辈,荣耀中dǐng尖的战术大师,战术水平应该还是挺高的吧?我听説曾经有退役的战将来和他们较量过,结果是大师们占有明显的优势。”

叶佳敏瞄了一眼凤如山,突然説道,看起来她是真想得到伍渊的指diǎn。

和凤如山亲密相处了这么久,她多少也摸到了凤如山的脾气,知道凤如山既然正儿八经介绍“叶佳敏仙子”,那么自己多説几句,他绝不会怪罪。

对她来説,和一位金丹真人“平等对话”的机会很少,即使知道是短暂而虚幻的“平等”,她也很享受这种感觉。

而且很明显,凤如山的荣耀,技术不论,综合造诣与伍渊相比,差的太远,需要她来“江湖救急”。

“纸上谈兵而已,荣耀和战争根本就是两码事。看比赛,开始了。”

不料伍渊却好像突然失去了谈话的兴趣,平静的説道。

“呵呵,看比赛。”

“这个伍渊,有diǎn意思。小叶子也不是一个傻呼呼的小姑娘,嘿嘿,管他呢。”

凤如山转过头去,默默地观看两队之间的较量。

伍渊的这段小插曲,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和一个萍水相逢的修士随便聊聊而已,作为一个酒吧里的常客,这样的事,凤如山早就习惯了。

……

“……,大哥,伍渊不仅荣耀水平卓绝,他的啸月天狼,当年也是荣耀中的神级角色,不过这么多年远离一线,现在应该早就成了昨日黄花,估计也就比普通的玩家好一diǎn,装备説不准还比不上大哥的大漠孤烟呢。嗯,有人来啦,哦,是飘风工会的。”

与一只乌金灵猿一场激斗之后,凤如山安静的打坐休息,叶佳敏在旁边不紧不慢的张罗着泡茶,一边随意的聊起昨天晚上的比赛,不知怎么就説起了伍渊。

昨天飘风战队战胜了公牛战队,虽然赔率不高,叶佳敏也了一笔小财,心情很不错。

“看样子飘风工会是要清场,他们又要杀异兽!运气真不错!小月,我们走吧。”

看着三名头dǐng飘风工会称号的角色趾高气扬的越走越近,凤如山叹了口气,起身准备离去。

他不喜欢“被清场”的感觉,却也无可奈何。

“好的。飘风果然不愧是三大工会之一,在这种地方刷新的异兽,他们也能现。”

对于被飘风工会清场,叶佳敏倒没什么感觉,有条不紊的收拾东西。

“咦!飘风工会有事,不好意思,打扰两位的清兴了。”

品牌商和加盟商之间的互博等三位飘风工会的角放宽条件色靠近两人,中间一位身材消瘦的汉子看清了凤如山的样子,轻轻的咦了一声,暧昧的一笑,对这两人随意的拱了拱手。

“好説!”

对大公会的霸道,凤如山也无可奈何。

“唰!”

就在双方擦身而过的一瞬间,凤如山的脚下升起一个六芒星的图案,六道黑中泛紫的光柱仿佛利剑一般从天而降,光柱轻轻一转,形成一个紫黑色的光罩,将凤如山困在中间。

六星光牢,荣耀中最著名的禁锢法术。

……

“木兄,我已经找人打听了,飘风工会那天确实是在猎杀异兽,寒山枯竹説是碰上了,顺手帮朋友随便杀杀,他以前根本不认识木兄,……。”

凤如山猝不及防之下被飘风工会的三名精英成员偷袭,自然是毫无悬念的被击杀,田思怡得知此事,急忙动自己的关系打听其中的缘由,答案却让人无比郁闷。

“帮朋友?随便杀杀!嘿嘿,他倒不怕杀错人。”

寒山枯竹,就是先出手袭击大漠孤烟的消瘦汉子,是飘风工会精英团的成员,属于高端玩家,在荣耀中可以横着走的人物,但凤如山实在想不通他有什么理由会对自己出手,特别是飘风工会准备猎杀异兽的时候。

即使杀人在荣耀中几乎不会受到什么惩罚。

荣耀之中,除非你专门操作,角色的名字、工会等信息都是不可见的,凤如山可以肯定自己是第一次碰见寒山枯竹,自己安安静静的杀兽,也没有结下任何仇人,何以会有如此无妄之灾,他根本没有任何头绪。

“寒山枯竹?这样的高手怎么会偷袭我们?我听説飘风工会的名声一向都挺不错的,他们不会看错人了吧。杀异兽,可不是小事。”

几天前寒山枯竹三人联手击杀大漠孤烟之后,叶佳敏也被“顺手”杀回四明城中,由于对手是金丹级的角色,她倒没有爆出装备,而且各种法术的熟练度下降也可以忽略,仅仅是损失了一缕神识,倒没什么心疼的。

而猎杀异兽,确实不是小事。

荣耀中装备,分为绿、蓝、紫、橙四个等级,最普通的绿装和蓝装,可以直接从主城的商店之中购买,而高级的紫装和橙装,就需要通过猎杀妖兽掉落,当然,妖兽掉落的,大部分是垃圾的绿装,紫装就非常考验玩家人品,而橙装的掉率,就有diǎn打击信心了,很多普通的玩家,玩了几十年也未必拥有一件橙装。不过和所有的游戏一样,荣耀中最高级的装备,也是玩家自制装备,一般称之为异装。异装的多少和水平高低,是影响一支职业战队实力重要的因素。

制作异装,技术非常高端自然是题中应有之意,除此之外,还需要耗费大量的珍惜材料,特别是每件自制装备,都少不了只有异兽身上才掉落的材料,所以猎杀异兽,是每家战队工会最重要的任务,甚至可以説是它们存在的目的,如果不是根本和全部目的的话。

异兽如此重要,猎杀起来自然不容易,异兽本身数量稀少,而且战力极其强悍,普通三五十个玩家,根本是想都不要想,除此之外更关键的,还是各大公会之间的竞争。每次猎杀异兽,不夸张地説,都要杀得血流成河。

不过这些离叶佳敏太远,她也只是模模糊糊的听説过,知道猎杀异兽是工会的大事而已。凤如山更是不太关心。

“木兄,飘风工会虽然没有正式布对木兄的追杀令,但我听説不止一名飘风工会的精英团成员收到了和寒山枯竹相同的帮忙之请,这一阵子,木兄还是小心一diǎn,避避风头的好。奇怪,木兄,大漠孤烟怎么会惹上飘风工会中的强力人物?”

田思怡不满的看了叶佳敏一眼。

荣耀之中也就罢了,现在是在凤如山的小院之中,叶佳敏还如此不知轻重的胡乱插嘴,话语中更隐隐露出对自己情报能力的怀疑,田思怡有diǎn不高兴。不过当着凤如山的面,却也不好多説什么。

至于飘风工会的好名声是怎么回事,她比叶佳敏清楚多了,自然不会当真。

“随便杀杀!还很多人?陶三公子还真是看得起我啊!嘿嘿,就为了一杯酒,至于嘛,……。”

凤如山被同阶角色击杀,不仅附着在大漠孤烟之上的神识被击散,对心神有小小的伤害,而且爆出了三件装备,各种法术熟练度更是下降了一大截,从荣耀的角度来看,可谓损失惨重。

荣耀中法术、神通甚至法宝的威力,除了受常见的各种因素影响之外,还有一个熟练度的设定,熟练度越高,威力越大,而被人击杀,熟练度会大幅下降,想补回来,要花费大把的时间。时间,凤如山倒不在乎,杀兽的时候顺便也可以恢复熟练度,但他也不是受虐狂,无缘无故的死了一回,而且是被人随便杀杀,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荣耀中杀人或者被杀,説实话不是什么大事,不过田思怡虽然没有明説,仅仅从她费心打听“凶手”,又郑重其事的专门跑来通知凤如山,表明她对这件事很重视,凤如山于情于理,对这件事的起因,都要给她一个説法。再説,他和陶山明的“冲突”,也没什么不能説的。

而除了几天前飘风酒吧陶山明的“敬酒事件”,他实在想不到自己什么时间招惹了飘风工会的“强力人物”。

保山白癜风医院电话
那些人不能用丙酸氟替卡松吸入气雾剂
福州阴道炎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