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代表一拳厨神第九十八章夫子的豪赌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9-17

一拳厨神 第九十八章 夫子的豪赌

万众瞩目的青云战划下一个圆满的句点,参与青云战的一百六十四人外院精英当中有足足一百零八人获得登天梯的机会。当然剩余的五十六人也将一同升入内院,只是无法踏上内院登天梯。

此次青云战中有人一战成名,也有人黯然退场,不过若是要说本次青云战中最大的黑马,莫过于卫子涟,在排位战中一举压盖过王族天骄,荣登青云榜第三位,这在事前从来没有人能够预测的到。

青云战结束,红衣红靴的小辣椒卫子涟站在最前排,脸上洋溢着青春自信的气息,神采飞扬,接受战神学院的正院长的嘉奖。只不过卫子涟现在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一双灵动的大眼不时瞟向看台的最后方,那里卫子阳正在对她招手。

“唉”卫子涟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没有在那里看到她想要见到的那个人。

青云战结束了,但是另外一件几乎同时间发生的骇人听闻却是悄然传开。

青云战期间,在都城一众大佬级别的人物齐聚之刻,有人在战神学院外院大打出手,并且崩坏外院成片殿宇。

此消息一出,世人皆惊,哗然声成片,很多人表示不相信,但是却是有亲眼看过那副画面的人言之凿凿表示确实如此。

更令人震惊的是,蒙受如此损失,战神学院方面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一向强势的战神学院,在东沧地位何其超然的战神学院,这次却偃旗息鼓,一点追究的意思都没有,不免令人惊掉一地眼球。

针对这一现象,各种各样的传闻纷至沓来,有人认为这是因为妖兽中的绝顶强者突袭而来,损毁是学院的超级强者与顶级妖兽强者大战所致;还有人说这可能是战神榜上的两个超级天才对决所导致……

在外界议论纷纷的时候,战神学院内部最高层会议也是炸开了锅。

青云战颁奖一结束,以战神学院院长楚凌远为首的一众高层便是齐聚,针对这一事召开紧急会议。

“我个暴脾气,到底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须发皆如火焰一般红火的老者,战神学院副院长之一的焱风脸色通红,明显出离了愤怒。

焱风身旁站着一个穿着朴素的粗布长衫的老者,老者手中拿着一个小算盘,左手持着算盘,右手不停的拨动,一边拨算盘一边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看着活像一个管账先生。

若是熟悉这个老人的话,定然能够理解他话中那些‘一方’‘一金’等等专属名词的意思,他是在计算这次的损失。

这个老人与焱风一样,同为战神学院的副院长,这个如同管账先生一般的老人辛苦操持着战神学院大大小小一应琐事,可以说,有他存在,其他人才能如此得空清闲。在在场的几人心中,哪怕是院长不在勒都没关系,只要他还在的话。

“行了行了,关河,不要再算了,念叨的我脑壳疼,现在是计算这些利益的时候吗?这关乎的是学院的脸面问题。”焱风不耐的说。

打扮如同账房先生般的副院长关河抬起头瞥了一眼关河,道:“来来来,我不做了,给你做,你们这些丫的不当家不知柴米有多贵。”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悻悻然的转头,即便是脾气火爆的焱风此际也是无话可说,没办法,谁让他们实在做不来也不想做这管事呢。

“连胜,你们执法队暗中查的怎么样了?查到什么没有?”焱风看向执法队的总负责孔连胜。

孔连胜无奈的摊摊手,也不知是没查到还是根本没去查。

焱风又是看向掌管戒律堂的严肃男子,这次还未等他开口,众人之中唯一的老妪开口,道:“焱疯子,可以消停会了,静等三通的消息便是。”

老妪白发苍苍,脸上的皱纹如同田间的土地一般,而她本人的穿着也完全没有一点大人物的样子更像是一个在田间劳作了半辈子的乡间老妇,鞋子上甚至还带着点点湿润的泥土

“老焱,坐下吧。”自从进门以后,一直坐在椅子上闭目冥想的战神学院院长楚凌远终于开口,声音不重,但是却仿佛蕴含着一种奇异的力量,能够令人心生宁静。

就在这时,一道银色的光束突兀的从天而降,银光中徐三通的身影逐渐清晰。

“三通,怎么样?”楚凌远询问,眼中有精光闪烁。

徐三通迈步向前,点了点头,道:“大概已经弄清楚,是吴笛。”

“什么?果然又是他。”焱风噌的一声站起身,“那个小子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被人袭杀了,对方动用了八阶鸩羽之毒。”徐三通平静的说。

“什么?”这次是孔连胜惊呼,道:“何人如此大胆,敢到我战神学院逞凶?”

孔连胜说完这话忽的又沉默了,因为徐三通已经暗示的很清楚,八阶鸩羽之毒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拥有的,此事必然涉及到王族。呵呵

宇文王族?金王族?凉王族还是说是慕王族?一众老家伙这么一琢磨,才发现吴笛招惹到了一半的王族。

“只是一个人而已,难道要引起东沧国的内乱不成,徐老头,那个吴笛真的可用吗?莫要因他一人而使得整国大乱。”焱风说。

“当然可用。”徐三通斩钉截铁的说道,语气不容置疑,顿了顿,徐三通接着说:“我已经决定将未来赌在他身上。”

此话一出,场面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不妥,还欠缺观察考虑。”说话的是掌管戒律堂的卞是非。

“开玩笑的吧,徐老头。”焱风的声音都是有些变了。

“我们在东天那孩子身上已经付出了很多,现在再变的话不只是对东天那孩子不负,也是对举国多年的努力不负。”七人中唯一的老妪皱眉说。

“不管是东天那小鬼还是这个吴笛,亦或是其他人,只要小月不点头,我都不会将孙女交给他。”楚凌远一反沉稳常态,罕见的激动抗议,只是这抗议一如往前的被众人无视。

“就知道你们会这样,所以我强调的是我自己,我将倾尽所能辅助吴笛。我可是从一开始就不认同那个荒谬的计划,只是没办法才参他们连续得手。比赛打了近2分钟后与进去,不过现在我已经找到了新的希望,我决定赌一把,你们可以继续,我也会坚持,看看最终结果如何。”徐三通认真的说道。

……



一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石家庄哪里治疗白癜风好
芜湖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