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天才相士 第八十二章 逃票女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4-01

天才相士 第八十二章 逃票女

这帖子是一个叫做粉红大布娃娃的马甲发的,説的是自己被家里人逼迫要嫁给一个叫做白的家伙。这妞儿抵抗不过,就毅然决然的选择了逃婚这条伟大的路线。

林白知道粉红大布娃娃这个马甲,而且林白更是发现这个名字有些脑残的马甲其实要比论坛上那些所谓的专家还要强一些。以前还和他打过几次嘴炮,只是説不过林白,后来就销声匿迹了。谁知道今天会发了个这样的帖子。

越看帖子,林白就越是同情帖子里面那个叫做白的家伙。那女人在帖子里把他贬低的一文不值不説,就连下面跟帖留言的那些友们也是纷纷痛骂他为了一己私利就要让别人赔上一辈子的幸福。

就连林白自己也觉得这男人这事情办的有些不地道,虽然説男人要上进是好事儿,但是也不能踩在女人肩膀上往上爬吧,尤其是在女人不心甘不情愿的状况下。説句不好听的,这白这样不就是xiǎo白脸嘛。

这样的人也好意思和自己重名,真是损了自己的威名,林白子心中暗自腹诽道。

满足了一下自己的八卦**之后,林白毅然决然的关上了帖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心里边特别不自在,就像是无数人在痛骂自己一般。

还没等他想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夏xiǎo青的就打了过来。原来她那边会所的事情已经收拾停当,随时都可以和林白出发。

林白想了一下番禹那边绝阴之地的情况,毅然决定,当天就出发。夏xiǎo青事情已经办妥当了,自然也没什么异议,于是两人便定了下来,晚上坐火车过去。

説到这儿肯定有人会问既然赶时间,那为什么不去坐飞机,而是选择坐火车。这个答案很简单。因为从来没有经历过春运狂潮的夏xiǎo青,感觉坐火车去旅行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

林白又要出远门的事情之前就已经给刘蕙芸打好了招呼,但是真到了林白走的时候,老人家心里边总觉得难受。俗话説的好,儿行千里母担忧,刘蕙芸是不停的嘱咐林白注意这个注意那个。

看到母亲担心,林白笑眯眯説道:“您老人家就放心吧,我又不是第一次出门,您也知道我打xiǎo就和师父在外面野惯了。您就在家好好呆着,没事儿和舅妈她们出去转转,等我回来给您带特产。”

刘蕙芸叹了口气,没再説话,她又怎么不知道自己儿子的性格,而且男孩儿长大了就该到外面闯荡,涨涨见识。

眼看着林白走出家门,刘蕙芸张口想对林白説一下家里给他安排婚事的事情,但是林白却以经急匆匆的走出老远。刘蕙芸见状只能作罢。

燕京西站果然不愧是亚洲最大的火车站,虽然并不是出行的旺季。但。但是北京西站仍旧是人山人海,火车站外人潮涌动,排队进站的乘客更是如同一条长龙一般。

林白一见夏xiǎo青,眼珠子直接就看直了。往常夏xiǎo青都是一袭黑衣正装,但是今天上身却是一件白色紧身t恤,下身一条水洗蓝紧身牛仔裤,脚上踩着一双式样简单的凉鞋,看上去就像是刚从运动场出来的美女运动员一般。

夏xiǎo青的这套穿着彻底颠覆了她以前的形象,从冷艳异常的御姐型,转换到了现在青春活力的甜美运动型。

“好看么?”夏xiǎo青看到林白呆呆的望着自己,脸上一红,伸手敲了一下林白额头,笑嘻嘻问道。

林白揉了揉额头,嘿嘿干笑几声,毫不吝啬自己誉美之词,道:“好看,非常好看。这衣服就等于是为你专门设计的才对。”

林白这话还真是没説错,夏xiǎo青身上这套衣服还真是意大利运动品牌ltt为她专门量身打造的。听到林白的夸奖,夏xiǎo青笑眯眯的挎住了林白的胳膊,轻笑道:“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油嘴滑舌了的”

“油嘴滑舌?!错了,我这可是实话实説罢了。”林白笑着説道。

林白这话的确是发自内心説的。他和夏xiǎo青出现在火车站之后,的确是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

男人看过来的眼神带着一种觊觎和对林白的厌恶,恨不得站在夏xiǎo青身边那个人是自己,而女人们看过来的眼光则是无比的嫉妒,只恨自己没有夏xiǎo青那样姣好的身材。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去番禹市了,那边靠海,现在正是最热的时候,而且也没有什么好看的风景。”夏xiǎo青有些奇怪林白选择的城市。

现在本来就是七月份,天气炎热无比,番禹又是沿海城市,而且热岛效应严重,城区那边也是热到不行,现在的番禹的确不是什么好去处。

既然两个人在一起相处,那就不应该互相隐瞒,所以林白沉吟了一下之后,还是打算告诉夏xiǎo青实情,“我在上看到番禹市区内多了一个绝阴之地,如果不想办法破解掉的话,绝阴之地内的阴煞之气泄露出来,恐怕番禹会有不少人遭灾。”

林白这倒不是在危言耸听,阴煞之气泄露之后引起的阴阳失调的确会死很多人,但是只要时间久了就可以消除,但是大灾之后必定会有大疫,到那个时候才是灾难真正的开始。

在历史上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例子,茅山老道李天元曾经説过,当初的楼兰古城就是因为绝阴之地的阴煞之气泄露,但是没有得到排解,人死之后产生疫情。才让这个原本被称为塞上江南的城市,一夜之间变成了死城。

夏xiǎo青自己经历过苦难,知道苦难深重对人的伤害。听完了林白的话之后,便没有再多説一句,只是握紧了林白的手,轻声道:“我不管你去做什么,但是你都要知道我还在等着你。”

林白伸手刮了一下夏xiǎo青娇俏的xiǎo鼻子,笑了笑没有説话。自己总算是走进了这个女人的心里。

相比火车站的拥堵,上了火车之后,情况就好了很多。来来往往的人群并不算多,林白往日习惯于坐硬座出车来回,但是想到自己是和夏xiǎo青一起,怕她受不了那份罪还有车厢里面脚臭和泡面混在的味道,所以选择了软卧。

火车飞快的往前行驶,月台上送别的人群也被拉的越来越远,到最后燕京城在林白的眼中渐渐开始变得模糊起来。然后火车开始驶进了偏远的荒地,眼前都是连绵成片的农田。

夏xiǎo青嘴上説要看风景,可是上了车,火车一晃荡,躺着就睡着了。林白看了一会儿窗外的风景之后,也觉得索然无味,便也倒头睡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喧哗声传了过来。

林白定睛看去,原来是列车的检票员正在和一个一身粉红色装扮的女孩儿正在纠缠。

“xiǎo姑娘,把你的火车票拿出来我们检查一下。”检票员例行公事的对女孩儿招手,要求将火车票拿出来检查。

那一身粉红色衣服的女孩,睁大了眼睛,盯着检票员怔怔问道:“坐火车还要买票么?”

检票员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儿,这么大人了,难道还不知道坐火车要买票这道理么,而且看她这模样也不像是傻子啊?!

这一身粉红色衣服的xiǎo女孩儿不是贺家大xiǎo姐贺嘉尔还能是哪个,这丫头一心想着要出门逃婚,却是忘记了自己没有一diǎn儿独立生活的经验,更不知道钱对于一个离家出走的人来説是有多重要,所以出门的时候,除了爱美带了一大堆衣服之外,身上是一毛钱都没拿。

这xiǎo丫头也不是第一次坐火车,但是之前她都跟着贺老爷子做的专列,专列这种特权产品又哪里需要买票,所以她才会对售票员发出这种疑问。

林白听到贺嘉尔的话,嘴角微微翘起一个角度。火车上奇葩多,逃票这种事情林白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更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像这位姑奶奶这样理直气壮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检票员懒得再和贺嘉尔再説下去,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收据,擦擦擦写上了几行字,然后抬头看着贺嘉尔,淡淡道:“从燕京西到番禹东,软卧,补票价700元。”

贺嘉尔看着周围人看向自己如同看向白痴一般的眼神,自知做错了事情,皱了皱眉头,伸手往口袋里掏出。掏摸了大半晌,一毛钱也没有掏出来。贺大xiǎo姐这时候终于发了急,将背着的粉红色背包摘了下来,在鼓鼓囊囊的衣服里翻了半天之后,终于找到了一张银行卡。

“刷卡可以么?”贺大xiǎo姐可怜兮兮的看着检票员道。

检票员真觉得自己是遇见了一个奇葩了,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看着贺嘉尔道:“xiǎo姐,你以为我们这里是商场么?我们只收现金!”

“什么嘛,服务这么差。”贺嘉尔一边嘟囔,一边把卡收了回去,开始继续翻着自己的背包。可是包里除了衣服再没有了任何东西。

检票员有些不耐烦的看着贺嘉尔道:“把你身份证给我,我登记一下!”

“我没有身份证,也没有钱。”贺嘉尔怯怯的看着检票员道。看着周围人戏谑的眼神和发出的嘲笑声,贺嘉尔真想地上裂开个缝让自己钻进去。都怪那个什么白,要不是他自己哪里会被人这样奚落。

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贺大xiǎo姐突然蹲在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火车上的检票员那都是见惯了各种奇葩存在的主儿,对贺大xiǎo姐这一套是丝毫不理会,继续冷声道:“xiǎo姐,请出示你的身份证,如果再不补票的话,我就叫乘警了!”

“我这个包包是爱马仕全球限量版的,应该可以抵那张车票了吧;还有我这个burberry的围巾,这些加一起应该抵得了那张车票了吧。”贺嘉尔眼里噙着泪,一边在心里咒骂那个叫某白的家伙,一边哽咽着声音道。

检票员一脸鄙视的看着面前的贺嘉尔,心里腹诽的更厉害了,现在这种贪慕虚荣的女孩子真是越来越多了,身上一分钱都没有还要买些a货在身上带着,“我们这不是秀水街,别,磨叽,赶快拿钱出来!”

痛风消肿活络油运动损伤肌肉拉伤静脉炎吃什么药好的快

最快瘦身减肥药
乳腺增生服用什么药
预防宫颈癌的食疗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