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御剑九重天第三百零一章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御剑九重天 第三百零一章

十多个身披薄纱的美女将被制住的东妍玉跟紫茹抓起来,直接将她们带到一个药香弥漫的澡房内。这些美女炉鼎脸上绽着妖冶的笑容,她们上下其手,将东妍玉跟紫茹剥得精光,然后将她们扔进药香四溢的药桶中北京市党政机关、全额拨款事业单位更新、新购车辆2035辆。

一个妖冶美女看着试图挣扎的东妍玉跟紫茹笑意盈盈道:“你们就不用妄想逃脱了,被老祖看上那是你们的福气。”

那位宋老魔口中中州剑派派主的千金咯咯笑道:“等你们两个的身体经由药液淬炼完成,那时老祖就会临幸你们两个。咯咯!老祖能力世间少有,包保你们两个试过之后就会迷上被男人玩弄的感觉。”

东妍玉跟紫茹脸色异常的苍白,她们无法想象自己会变成这些女人的样子,看着她们露骨的调笑,以及不知廉耻的话语,她们脑中这时几乎同时想到了一个人。

师弟啊,你可是一定要来就我们!

两女现在脑中只有云飞了,她们知道能够就自己的就是这个妖孽一般的师弟,其他的人是不用指望了。

……

<今年p> “不知道情况如何?”

天剑宗的人非常配合,直接将天剑城封锁,只不过一个时辰过去,一切都毫无消息,这样的结果虽然早有预料,但还是让陆修心情焦急起来。他很清楚,不管是东妍玉,还是紫茹那都是缥缈剑域核心弟子,如果她们真的出了意外,那绝对是大事。

“对方是武尊,我们很难察觉到他的行动,根据我们的判断,很可能已经离开。”

一个天剑宗的负责人微微一叹,虽然天剑宗跟缥缈剑域不合,但这种事情发生在天剑城,尤其还是在交流就要开始时,影响很不好。

“真的没有办法了?”

陆修脸色很是难看。

天剑宗负责人突然道:“那也不尽然,我们根据同你们缥缈剑域有仇隙的人进行探查,发现东延家的东延俊最近跟邪欲宫的人有过来往。想来陆兄应当清楚,邪欲宫的人都喜欢找女人充当炉鼎,贵派两位女弟子怕是已经落入邪欲宫手中了。”

“什么?”

陆修异常震惊跟愤怒,他地吼道:“该死的东延家,如果两位师妹真的遭了不测,我们缥缈剑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陆修是真的急了,他很清楚邪欲宫那是什么地方,只要想到两位师妹被糟蹋,他心中的怒火就难以遏制。

天剑宗的负责人一脸凝重的道:“如果真是东延家干的,这件事情陆兄还是统治贵派比较好,毕竟不管是东延家还是邪欲宫都不是好惹的。”

陆修咬牙,虽然天剑宗的负责人一副关心的样子,但他如何不知道对方心中肯定在幸灾乐祸。只不过这个时候陆修也没有时间去抱怨跟计较了,他只得道:“不知道这个消息是否可靠?”

天剑宗负责人急忙道:“这个消息绝对可靠,这一diǎn我们天剑宗是不敢乱説的。”

陆修diǎn头道;“那陆某就在这里代缥缈剑域谢过天剑宗的帮忙了。”

天剑宗负责人一脸惭愧的道:“説来实在是惭愧,竟然在我们天剑宗的地盘发生这样的事情,东延家如此肆意妄为,我们一定会让给出一个説法的。”

陆修嘴角抽搐一下,他知道天剑宗看似想要主持公道,其实就是在推波阻拦,这是恨不得他们立马就跟东延家打起来,只是现在知道两位师妹要紧,就算真的要跟东延家开战那也是不惜代价的。

……

云飞的眉头紧皱着,聚宝盘来到一座大阵笼罩中的古老宫殿外,这是一种魔阵,非常纯粹,显然布置这个大阵的人乃是一个精通魔族大阵的高手。一般情况下在仙域可是很少见到这类纯粹的魔阵,在这个地方既然有,就表明这里或许留下来某位魔族的传承。

云飞对于阵法一道的研究超出很多人,尊级阵法师根本无法形容他的等级,就算是魔阵他也掌握了惊人的数量,几乎一眼他就看出眼前魔阵的属性。

这是一种大阵!

云飞皱眉的原因就是这个,布置这座魔阵的人乃是一个修炼之道的魔,也就是説获得这家伙传承的人也是修炼之道,他现在只希望两位师姐没有遭到对方的毒手。云飞既然知道擒拿师姐的人乃是修炼之道的魔头,他自然不敢有丝毫迟疑,第一时间就开始闯阵。

脑中浮现眼前魔阵的阵图结构,云飞的速度非常的快,一切都仿佛就是他自己亲手布下的。事实也是如此,因为为了最快速度破阵,云飞将布下这座魔阵的主人影像弄出来,如此以来闯阵对于统领来説就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

魔阵很复杂,乃是一个神尊级别的恐怖高手所布,要不是经过漫长岁月的衍变,大阵受到严重削弱,云飞还真难轻易闯过去。

足足一炷香的功夫,云飞才安然无恙的穿透魔阵,聚宝盘释放出淡淡的神光,直朝一个方向急冲而去。云飞脑中剑光一闪,一瞬间他化作一道剑光追了上去。将布置魔阵的主人影像融入己身,云飞一下子心中就有种对这座魔殿非常熟悉的感觉,这让他能够轻易知道要到哪个地方找人。

作为剑尊,云飞对于同级别的力量感应非常的敏感,几乎瞬间他就知道了大殿中武尊所在方位,同样对方也感应到了他的存在。云飞没有任何的犹豫,让聚宝盘去救人,而自己则是直冲那位武尊而去。作为剑尊,云飞的速度非常的开,几乎是一个杀念的功夫,他就跟那位武尊照面了。

“你是谁?”

宋老魔异常的吃惊,当他感应到云飞时,对方已经锁定了他,让他吃惊万分的就是邪欲宫内所有的禁止似乎都是不设防一样,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来到他的面前。

云飞脸上露出森冷杀机道:“就是你掳走了我们缥缈剑域两位弟子吧,他们在哪,交出来吧,本座可以考虑给你留一个全尸。”

宋老魔本来很是吃惊,但是听到云飞的话,他冷哼一声道:“这是笑话,我宋老魔岂是被吓大的。”

云飞也懒得跟这个家伙废话,速战速决,只要将这个唯一的武尊干掉,其他的都不足为虑。云飞闪电间出剑了,霎时间一道剑光就仿佛不是开天辟地时的一道无需换卡或增加新卡。闪电,那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一剑绽出的瞬间云飞的剑就已经来到宋老魔的咽喉处。

这是剑尊!

宋老魔看到云飞出剑的瞬间就判断出来了,他当真吓了一跳,剑尊可以説是同级别武尊中最强的存在,而云飞一剑那恐怖的剑势竟让他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这家伙未免太恐陈国干教授在校内经常会参与一些与大学生就业相关的指导工作怖了!

宋老魔心生骇然,他知道自己这回算是踢到了铁板,能够如此快就追到他的老巢来,并且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面前,绝不是他所能够对付的人。只是意识到这一diǎn时,对于宋老魔来説已经迟了,云飞这一剑绝对是含怒出手,那速度快到极致,尤其是当他试图封挡时,那剑光直接切入他的招式中,仅仅一个闪念的功夫他还没有完全使出来的招式就已经爆了。

这家伙实在是太恐怖了!

“轰!”

云飞一剑直接刺中宋老魔,不过让他吃惊的是竟然没有一剑将之干掉,这家伙的身体虽然炸开,但是他清晰感觉到对方的气息并未消失,反而一瞬间离开先前所在位置,正朝着一个方向直冲而去。

合肥妇科习惯性流产哪家好
北京男科治疗费用
合肥白癜风